如懿传分集剧情 第10集

全集剧情 电视剧全集 浏览

小编:如懿盯着他,轻声道:当年木兰围场的事若是有人精心布置,那人便真是心思长远了。 凌云彻的目光触上她的视线,并不回避,微臣当日被罚去木兰围场,本是因为心思鲁直,才会受了

 如懿盯着他,轻声道:“当年木兰围场的事若是有人精心布置,那人便真是心思长远了。”

    凌云彻的目光触上她的视线,并不回避,“微臣当日被罚去木兰围场,本是因为心思鲁直,才会受了他人算计。幸蒙皇上不弃,才能再度侍奉皇上身边,微臣一定尽心尽力,为皇上和皇后娘娘办事,肝脑涂地,万死不辞。”

    如懿听他再三撇清,又述说忠心,心中稍稍安定:“你有本事保得住自己的完全,本宫就可以用你这个有本事的人。反之,再多的忠心也不顶用。所以你凡事保住自己再说。”

    凌云彻心头一热,如浪潮迭起,目光再不能移开。如懿鸦翅般的睫毛微微一垂,落下圆弧般的阴影,只低头专心致志剥着橘子,再不看他。

    这样的静默,仿佛连时间也停住了脚步。外头枝叶疏疏,映着一轮秋阳。她的衣袖轻轻起落,摇曳了长窗中漏进的浅金阳光,牵起幽凉的影。

    他明知道,见她一面是那样难。虽然如懿也会常常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,如同嬿婉一样。但他亦只能远远地看着,偶尔欠首示意而已。如何能这般在她面前,隔着这样近的距离,安安静静地听她说话。

    他喉舌发热,好像神志亦远离了自己,脱口道:“皇后娘娘不喜欢的命,微臣可以替皇后娘娘出去。皇后娘娘在意的性命,微臣一定好好替皇后娘娘保全。”

    如懿抬首瞥了他一眼,目光清冷如霜雪,并无半分温度:“你自己说什么话自己要知道分寸,好好管着你的舌头,就像爱惜你自己的性命与前程一样。”她顿一顿,“惢心进宫的时候偶然说起,说你与茂倩的夫妻情分不过尔尔?”

    凌云彻一怔,仿佛有冰雪扑上面颊,凉了他灼热的心意。他只得坦诚道;“微臣忙于宫中戍卫之事,是有些冷落她,让她有了怨言。”

    如懿凝视他片刻:“功名前程固然要紧,但皇上所赐的婚事也不能不谐,你自己有数吧。”说罢,她再不顾他,只是垂首默默,恍若他不在眼前一般。

    容珮与李玉捧着一双玉瓶从里头出来,容珮笑吟吟递到凌云彻手里,道:“凌大人,恭喜了。”

    凌云彻忙收敛心神,再三谢过,才与李玉一同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次日,皇帝下旨以准噶尔内乱之名,命两路进兵取伊犁,征讨达瓦齐。车凌因熟悉准噶尔情形,洞悉军务,被任命为参赞大臣,指挥作战,并征调杜尔伯特不两千士兵参战。同日,皇帝以永珹早已成年之故,出居宫外贝勒府,无事不得入宫,连向生母请安亦不被允准,形同冷落宫外。而玉妍所生的另两子,八阿哥永璇已经六岁,住在阿哥所方便往尚书房读书,而十一阿哥永瑆因为不满三岁,才被允许留在玉妍宫中养育。

    这般安排,分明是嫌弃玉妍教子不善了。

    永珹的事本是莫须有,只在皇帝心中揣度。皇帝并未直接明说,但也再未见过玉妍,连她在养心殿外苦苦跪求了一夜,也不曾理会,只叫李玉扶了她回去静思安养。

    如此,公众顿时安静,再不敢有人轻言太子之事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永琪,如冉冉升起的红日,朝夕随奉皇帝左右,十分恭谨谦和,多半以皇帝之意为己意,又常与三阿哥永璋有商有量,处处尊重这位兄长。待到皇帝问及时,才偶尔提一两句,也在点子上。哪怕得到皇帝赞许也不骄矜,处处合黄帝心意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绿筠也格外欢喜。虽然永璋早年就被皇帝绝了太子之念,但永琪尊敬兄长,提携幼弟,连着绿筠的日子也好过许多。宫中无人不交口称赞这位五阿哥贤良有德,比昔日骄横的永珹,不知好了多少。

    玉妍与永珹受了如此长大的打击,颜面大伤,一时寂寂无闻。除了必须的合宫陛见,便闭上宫门度日,连晨昏定省也称病不见。然而细细考究,也不是称病,而是真病下了。玉妍生生这般母子分离,一时间心神大损,日夜不安。每每入睡不久,便惊醒大呼,时时觉得有人要加害于她母子。癫狂之时,便直呼是如懿、绿筠、海兰或是嬿婉等人都要害她。如懿连连打发了几拨儿太医去看,都被玉妍赶了出来,皇帝知道后更是生气,亲自派了齐鲁去医治,又开了安神药,却总是效用不大。

    因着害怕有人加害,玉妍命人搜罗了各色各犬豢养在启祥宫,才能安静许多,也不再那么害怕了。如此一来,一时间宫中犬吠连连,闹得合宫不安,烦不胜烦。如懿再四命人去启祥宫驱逐那些狗,然而玉妍大哭大闹,不能成事。

    如懿如何肯与她计较,便丢开不理。倒是忻嫔的性子第一个耐不住,便去向皇帝哭诉,加之嬿婉软言相劝,皇帝便命人将启祥宫中的狗全番驱走,只说是怕惊着了永瑆。玉妍哭闹不休,连连磕头,只说人不如狗忠心,把狗赶走之后自己成日惊惶,怕也不久于世。皇帝无奈,只得留了两条巴儿狗给她赏玩便罢。

    于是宫里的人说起来,都说玉妍和永珹是结交外臣谋夺太子之位被皇帝知晓,才骤然失宠。玉妍也因此发了失心疯。

    再见到皇帝时,已是两日后了。如懿往太后处请安,却见太后愁容满面,正为准噶尔之事而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如懿想来想去有些不安,便往养心殿里去。秋日的阳光落在养心殿的澄金地砖上有明晃晃的光影,如置身于金灿浮波之内。

    皇帝颀长的背影背对着她,面对着一幅巨大的江山万里图,出身不已。如懿缓步走近,柔声道:“皇上恨不能以目光为剑,直刺准噶尔,是不是?”

    皇帝的专注里有肃杀的气息:“朕忍得太久了。从端淑远嫁准噶尔那一日起,朕就在想,有朝一日,可以不用再遣嫁皇女了。所以让端淑再次改嫁达瓦齐的时候,太后责怪朕,嫔妃劝朕。但只有朕自己知道有多为难,有多无奈。端淑是长公主,也是朕的妹妹,可是朕不能不暂且忍耐一时,等待更好的时机。如今杜尔伯特部归来,准噶尔人心浮动,朕终于等到这个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如懿心中触动,她知道的,她选的这个人,从来不是一味隐忍不图来日的人。

    如懿满心喜悦,欠身道:“恭喜皇上,终于等到这一日。臣妾万幸,能与皇上一同等到这一日。”

    皇帝盯着江山万里图上准噶尔那一块,以朱笔一掷,勾画出凌厉的锋芒。他不掩踌躇满志之情,长叹入啸,胸怀舒然:“朕隐忍多年,舍出亲妹的一段姻缘,如今终于能扬眉吐气,直取楼兰!”

    如懿婉声道:“能有这一日,端淑长公主终于可以归来,她一定也很高兴。母女团聚,太后多年郁结,也可欣慰少许了。只是…”她觑着皇帝被日光拂耀的清俊面庞,轻声说出自己的担忧,“可是端淑长公主虽然嫁给达瓦齐,但我朝军马攻向准噶尔,乱军之中本就危险万分,若达瓦齐恼羞成怒意挟持公主,或欲杀了公主泄愤,那么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语尚未完全说出口,已听得殿外太后含怒的声响。她老迈而微带嘶哑的声音随着龙头拐杖的凿地声怆然入耳:“皇帝,皇帝,哀家召唤你来慈宁宫,你一直迁延不肯前来。好!你既然不肯来,那么哀家来求见你,你为何又避而不见?”

    李玉的声音惊惶而焦灼,道;“太后娘娘,皇上正忙于国事,实在无暇见您!”

    “无暇见哀家?难道陪着自己的皇后,便是国事了么?”

    如懿这才想起,自己前来养心殿,辇轿自然就在养心殿外停着,才受了太后如此言语。如懿顿时大窘,忙跪下道:“皇上,臣妾疏忽,让臣妾出去向太后请罪吧。”

    皇帝神色冷肃,伸手扶起她,微微摇了摇头。他的面庞映着长窗上“六合同春”的吉祥如意的花纹,那样好的口彩,填金朱漆的纹样,怎么看都是欢喜。可是一窗相隔,外头却是太后焦痛不已的慈母之心。

    皇帝的神色在光影的照拂下明暗不定。如懿见他如此,越发不敢多言,只得屏息静气立在皇帝身旁。

    “皇后与皇帝真是同心同德,长公主陷于危难之中而不顾,哀家求见却闭门不见,真是一对好夫妻啊!”

    太后说得太急,不觉呛了一口气,连连咳嗽不已。福珈惊呼道:“太后,太后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玉吓得带了哭腔:“太后娘娘!您万圣之尊,可要保重啊!”

    “保重?”太后平复了气息,悲愤道,“哀家还保重什么?皇上下令攻打自己的妹婿,达瓦齐是乱臣贼子,哀家无话可说,可是端淑是皇帝亲妹,身在乱军之中,皇帝也不顾及她的性命么?”

    李玉的磕头声砰砰作响:“太后娘娘,皇上善于用兵,前线的军士都会以保护长公主为先的!您安心回慈宁宫吧?”

    “回慈宁宫?等着收哀家女儿的尸首么?”太后冷笑道,“刀剑无眼,何况准噶尔蛮夷,若是挟持长公主,只怕皇帝也不会顾惜吧?”

    皇帝再听不下去,他深吸一口气,豁然打开殿门,跪下身道:“皇额娘,您身为太后之尊,自然明白社稷重于一切。不是儿子舍出了皇妹,是社稷舍出了皇妹。”他郑重地磕了个头,目光沉静如琥珀,一丝不为所动,“但请皇额娘回宫安养,以免动摇军心,让前线将士有所顾虑,不能全心全意平定准噶尔,带回端淑。”

    如懿跪在皇帝身后,听得这一句,心头一颤,如坠寒冰之中,不自觉地抬起头去看太后。太后身体微微一晃,踉跄几步,仰面悲怆笑道:“好儿子,果然是哀家教出的好儿子,懂得来逼迫哀家了。”她的伤感与软弱不过一瞬,便狠狠拿龙头拐杖支撑住自己的身体,冷下脸道,“哀家来求你,是要你顾及母子兄妹的情分。既然皇帝撂下这句话来,那好,哀家就回慈宁宫静养,日日诵经念佛,求佛祖保佑皇帝一切遂心,那么皇帝也能怜悯哀家的端淑,保她完全!”

    太后说罢,扶住福珈的手缓缓步下台阶。如懿看着太后的背影,华服之下,她的脚步分明有些摇晃,再不是记忆中那泰山崩于眼前而不乱的深宫贵妇了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55knives.com/juqing/109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